茶新闻

茶叶最后一段旅程,只为在人们喉中留下片刻韵味

作者:柬埔寨东方明珠    发布时间:2019-06-08 15:17     浏览次数 :

[返回]
【柬埔寨东方明珠】茶茗集天下数千年之精华,润深山,滋太虚;承玉露,受丰壤;吮朝曦,汲月华。  
点深山之黛,吐灵牙之绿,韧风雨之狂,傲霜雪之寒。  
沐日月兮以茁长,浴雨露兮以涤身。  
嗟乎其悬于紫砂有莲华之洁,饮于内腑有灵药之功,于口鼻却似闻天籁之音,三月不知肉味。  
甘润悠柔,氤氲无色,饮中至纯也。  
轻轻的,我掀开壶盖,投入一荷茶叶。  
这也许是茶叶最后的一段旅程,在沸水的作用下,茶叶将献出自己的全部,只为在人们的喉中留下片刻的韵味。  
一荷茶叶,经过采摘、筛选、制作、销售……能呈现在茶人面前,是幸运的,但即便如此,生命也仅是几泡茶的工夫。  
感叹生命的短暂与无常,但在时间的主宰下,在历史的长河中,任何生命不都只是一个瞬间吗?  
自古以来僧人多爱茶,更有不少的僧人在我国茶叶的发展史上有重要地位。本期想就“茶神出释门”的主题感受下“壶里乾坤大,杯中日月长。当下得真趣,禅茶一味香。”的含义。  
纵观历史,首次提出“佛茶一家”的思想便是被世人尊称为甘露禅师的“茶祖”吴理真,“禅茶一味”思想的进化与茶文化的发展都因有他才有了后人于茶活更深刻的参悟。看过一本书讲禅茶一味内在的思想基础,第一曰“苦”,其次为“静”,再次为“凡”,最后为“放”。  
在我的认知中,“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几乎已等同于李清照。不仅因为这句名词出自她之手,更因为这句词概括了她才情与悲情并重的人生!  
她的词,有很多描写饮酒的,比如《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中写道:“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这样的李清照,闲适中带着点慵懒,简单中又不乏乐趣。  
滋味是决定一款茶“品质”如何的重要因素,而决定一款茶滋味的是茶的品种、生长环境、季节、树龄以及制茶工艺等。其中制作工艺是决定一款茶最终呈现什么滋味的决定性因素。换句话说,品种、生长环境、季节、树龄等使茶可能成为某种茶,但制作工艺则决定它最终是什么茶。就像一个人,其生长环境和遗传基因可能会影响其成才,但最终决定其是否成才的关键是其所受的教育。  
即便如此,仍然不可置否的是,特殊的地域条件某种程度上决定一款茶特有的滋味,就如基因,复制不得。  
关于茶,千人千感,对待的态度自然不同。而我对待茶,都以当时心境为主。心情平和时,只需一个盖碗便能吃得一杯好茶;心情苦恼时,便会准备一个盖碗,一个公道杯,一个品茗杯。当一个人专注在某件事上时,所有心思便能投入其中,而将那恼人的事情都抛诸脑后,在泡茶、分茶的过程中心情也变得平和。  
当内心平静,喜悦之时,喝茶也就有了仪式感,静坐调息入茶境,凝神聚气,冲泡一杯禅意入茶,茶香素雅芬芳,沉香悠远,茶汤鲜爽,滋味醇爽,口感顺滑,回甘味道温和,静心细品一杯茶,如此才算得上感受茶的真正滋味了。  
这个故事的尾声是:往后的日子,我去了很多地方,每个夏天来到的时候,我都会用这种方式泡不同的茶,像小时候吃盐水赤豆冰一样,带着它走南闯北,也把这样的茶味带给更多的人,我想等有那么一天,我不再为生活而奔波的时候,我也骑着三轮,手里摇着铃铛,在每个春去夏至的时候,把它带给你们,相信这种滋味也一定能停留在你心中最醒目的位置,当你驻足停下,说不定,远远回头的瞬间,一样能听到的是那阵阵去往心底欢声的笑。  
喫茶去,吃得泉水泡的冰茶,喫茶去,吃得茶里有光景的味道。  
仲夏的午后,一人静坐窗前,凝视着窗外的小院,一片绿意盎然,远处高树上偶尔响起的数声蝉鸣,让我想起《山亭夏日》里描述的“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小院虽没有满架蔷薇,却有一棵桑树,朴实碧绿的桑叶,在微风中摇曳,转眼她已陪伴我十几个年头;早春时节,枝头总会挂满浅绿色的柔嫩芽苞,慢慢地绿意渐浓,一路氤氲开去。现已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微风中摇曳的桑树叶,像是在点头致意,又像在无声地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