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新闻

西港明珠通过茶去认识世界、表达世界

作者:柬埔寨东方明珠    发布时间:2019-05-31 15:48     浏览次数 :

[返回]
【柬埔寨东方明珠开户】最近翻书,读到张潮的《幽梦影》中有那么一段话:  
“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白昼听棋声,月下听箫声,山中听松声,水际听欸乃声,方不虚此生耳。”  
鸟声、蝉声、虫声、雪声,这四季的韵律不见得每个人都能跃然入耳,不觉吵闹便是万幸。  
若说时间是笔,那空间便是画布,站立在这四方天地,只要去感受,每一刻都觉得宇宙万物迷人心动。这样的生活之美是那么的简单,却又是那么的容易被忽略。所以我们要时刻提醒自己,感受,如此重要。  
不少文人墨客,也抱着对生活的感知热爱,写下了许多,让我们如今读来,依旧念念不忘心向往之的快意生活的美好句子。今天我们就一起感受这份生活之美。  
“夏月荷花初开时,晚含而晓放。芸用小纱囊撮茶叶少许,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韵尤绝。”——《浮生六记》沈复  
短短数行字,便把游廊下的旖旎婉转写的让人艳羡不已,想来,那定然是一段闲适的日子,短了一杯茶的沈复,看着娇美的妻子芸娘在荷塘一侧采荷花熏茶,或许,那一刻,手边还会有一碟子清白的莲子,剥一颗噙在口中,夏日便清凉无汗了,何况还有那相濡与沫的人儿相伴左右,这日子,好茶,好景,心上的人,此生,一杯茶也就足够了吧。  
“我想把生活中美好的东西、真实的东西,人的美、人的诗意告诉别人,使人们的心得到滋润,从而提高对生活的信念。”——汪曾祺  
汪曾祺谦称自己不是像张大千那样的真正精于吃道的大家,只是爱做做菜,爱琢磨如何能粗菜细做,爱谈吃。在他看来,谈吃,也是一种对生活的态度,对文化的态度。  
他所谈的都是家常小菜,新摘园蔬、春韭秋菘、小市烹鲜、佛院烧笋、杨花儿萝卜、端午的鸭蛋、故乡的野菜,所有这些寻常吃食,在他的笔下都有了活生生的烟火气,鲜活了起来。他就像街头巷尾的寻常老者,絮叨着一日三餐的柴米油盐,话里话外都是生活的滋味。  
“不知豆腐得味,远胜燕窝;海菜不佳,不如蔬笋。”——《随园食单》袁枚  
清朝著名的散文家和诗人,著名的大美食鉴赏家袁枚,在《随园食单》中关于美食制作及鉴赏中提到了美食戒律。其中就有一章《戒单》,提出了美食制作和鉴赏中一些原则:戒外加油、戒同锅熟、戒耳餐、戒目食、戒穿凿、戒停顿、戒暴殄、戒纵酒、戒火锅、戒强让、戒走油、戒落套。其中“戒耳餐”中提出了对美食的审美,对我们今天进行茶事审美也有很大的参考意义。  
“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湖心亭看雪》张岱  
著名汉学家史景迁在《前朝梦忆:张岱的浮华与苍凉》一书的中文序中,写到:  
“我因而慢慢对清之前的明朝感兴趣。试着研究明亡的原因,也愈来愈想了解明朝绅士阶层失落的是什么,因为如不是如此珍贵,他们也不会宁可自杀(甚至是全家人寻死),也不愿受清朝统治;同时,原来的社会一定非常富足,让他们的生活太值得玩味。或许这也间接证明了晚明是中国史上,文化最繁华的时期。  
为了思考朝代更迭,我需要新的着力点,但遍寻不得。直到接触到张岱的《陶庵忆梦》,我明白我已找到方向,能帮助我去思索四百年前的生活与美学。”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冯唐《三十六大》  
花开的时候,心里会惦念谁能和自己看花;风过的时候,会想起和谁一起经历过类似的风;雪落的时候,会想起在雪夜的围炉夜话;月明的时候,会想起谁和彩云一同归来,茶好的时候,会想起和谁一起啜饮,想起枝头上含露的茶芽。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  
把茶泡好,把茶喝好,就好,多喝点茶,少谈一点主义,少谈一点思想。  
冯唐不厌其烦地写喝茶,鼓励喝茶,想必也是想让大家在茶里得片刻的安宁,让自己有属于自己的园地,在这个园子里你可以种菜,可以种花,至于规定只能种什么菜,种什么花,那何异于焚琴煮鹤。  
“我们于日用必需的东西以外,必须还有一点无用的游戏与享乐,生活才觉得有意思。我们看夕阳,看秋河,看花,听雨,闻香,喝不求解渴的酒,吃不求饱的点心,都是生活上必要的——虽然是无用的装点,而且是愈精炼愈好。”——《北京的茶食》周作人  
茶和文字都是周作人构建的世界的一部分,亦是作家通过茶去认识世界、表达世界。今日之我们,则借由文字,去探索作家的精神世界,去窥探苦茶庵中的些许秘密,藉由文字给今日一点回光返照,片刻安慰,读罢之后,各自散去,为自己的名利,为自己的胜业,想必这也是茶和文字的意义。  
“半壁山房待明月,一盏清茗酬知音。”  
每一个懂茶的人,都是真正的生活家。把生活的琐碎复杂抽丝剥茧,留下最美的呈现在茶事中,上演一出出精彩的折子戏,这精彩的背后藏的往往是不为人知的故事。茶这门内敛深沉的“藏”的艺术,年轻时真不懂,他不像咖啡饮料这种西方“露”的文化,外向而热烈,容易发现也容易遗忘,现在人都不缺才华,缺的正是隐藏才华。  
一旦能体悟这种东方“藏”的文化,便再也不能回头。“露”是一种风韵,“藏”是一种气质,让人神魂颠倒的艺术。学了茶,我便学会了“藏”,藏好自己的故事,只把美好留在茶中,藏好生命残缺的一面,把完美的一面留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