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新闻

茶叶沸水上下翻腾,茶气氤氲几缕芳香飘然而出

作者:西港东方明珠    发布时间:2019-12-02 12:06     浏览次数 :

[返回]
凛凛寒意的冬天适合聚在一起,围炉沸水煮茶。看着茶叶随着沸水上下翻腾,茶气氤氲几缕芳香飘然而出,仿佛坠入了时光缝隙,回到了早先少年时,日色变得慢了,车、马、邮件都慢了……人们活得诚恳精致有情趣。  
时间的流逝,四季的更迭,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冬天真的来了。期待一场冬雪,期待那场秋日落叶热烈燃烧后余下的灰烬。  
采雪水烹茶,向来都是文人的风雅韵事,对于最重性灵的文士,以清绝的雪水烹茶,最能彰显他们的性灵追求。「寒夜清谈思雪乳,小炉活火煮溪冰。」文徵明寒夜与家兄围坐小火炉,一边敲冰煮水,一边欣赏煮茶时泛起的雪白乳花,有茶香,有暖炉,亦有谈话的人,想来这样的冬夜也可以很温暖。  
雅致些的古人,在冬日屋里得有一盏香炉,焚上一款与小雪节气明净初雪景色相合的香,香料在炉内徐徐燃烧,几缕青烟衬出冰清出尘之意境,整个人便被温暖的香气裹挟,人也变得舒展。沏上一壶新煮的热茶,焚一炉香,享受初雪美景,感受时光悠然。  
冬日寒冷,无雪总觉吃亏。古往今来赏雪之人极多,古人是以风雅,今人是以欢愉,冬日的雪可是“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亦可是“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还可是“长堤一痕,湖心一点,舟中两三粒”冬日有雪来,有美景再来便还需一壶炉上热茶冬日煮茶,和夏天喝冰镇啤酒一样,气候到了,人的身体有所感知,就要配合着做些默契的事儿。  
一壶冬日的茶最要温暖、醇厚,呼着热气,猛的喝上一大口,顺着喉咙滑下去,毛孔舒张,寒意散去,微微发汗,身体和心里都热乎起来了。也可焚上香,拿出几卷闲书翻阅,门外事,尽相忘,只管此时雪月风花,炉上烹茶。  
这个时候就总是会想到一家人,在暖和的房间里,围坐在一桌热乎美味的食物旁,互相寒暄热闹的场景。寒冷的日子,总是要热闹的过。特别是在这个一年中黑夜最长的日子里,更是要好好犒劳自己一番。抱紧手中的暖炉,身子是暖的。与家人说些好听的话儿,心里也暖了。  
冬至,只要一谈论起吃食,熟悉的一幕就又该上演了。冬至这天,到底是吃饺子还是汤圆,南北相争了不知多少个年头。但是无论吃的是哪一个,成就它们的永远是家人聚在一起享用美味的光景,舍不下的还是家的味道。  
冬至,这特定的节气又逢寒冬岁末,总少不得令人感叹时光与人生。从立冬、小雪、大雪,浑然不觉的竟来到了冬至。是呀,过去过不去了,未来就一直来了。回望来时走过的路,也许,有时候世界和我们想象的不太一样,但是我们还是要活成自己想要的美好的样子。  
中国的节令被一代一代传承下来,我们一直困惑它存在的意义,它的用途与目的让我们朦胧其中,可是一旦我们想到它,我们便知道这是美的。丰子恺先生在《从梅花说到美》说道:  
“美就是适于用途与目的。”苏格拉底这句话,在建筑及工艺上固然讲得通,但按到我们的梅花,就使人难解了。我们站在梅花前面,实际地感到梅花的美。但梅花有什么用途与目的呢?梅花是天教它开的,不是人所制造的,天生出它来,或许有用途与目的,但人们不能知道。人们只能站在它前面而感到它的美。  
“京华忆,最忆是围炉,老屋风寒浑似梦,纸窗暖意记如酥,天外含吾庐。”明日小寒,是吃热食、添暖衣的热闹节令;是踏雪赏梅待故人、竹间听雪烹热茶的文雅节令;还是远方游子归故乡、家中亲人筹年节的温情节令。  
在中国这个古老的农业社会中,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冬季是农闲的时节。这时一年的劳作换来硕果累累,仓廪实,衣食足,土地和农人都该休养生息,以备来年。  
中华民族是极为尊崇自然的,顺应四季的规律,安排自己的生活。在数九寒冬之中,休养劳累已久的身体,享受辛勤劳作得来的食物,会一会平时由于忙碌而相处不多的朋友。泡一壶茶待友人,茶气氤氲中升腾起的是闲适,是温情,更是对于生活的体味和热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