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新闻

正山小种茶不急不缓浓淡皆宜,爱情不正如此

作者:柬埔寨东方明珠    发布时间:2019-07-23 15:22     浏览次数 :

[返回]
【西港东方明珠】“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这就是我认为的爱情,一生一代一双人足以。若问,爱情是什么滋味,那我定会答,爱的味道像极了正山小种,醇厚绵甜,浓郁而独特。  
至于,缘起何处?可能很多人会说,缘分天定,而我却想起一句歌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缘分会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遇见,未到最后那一刻,你我都不会知晓。然而遇见后,缘分又会以什么样的模样出现,或近或远,或浓或淡,全由人心来决定。  
世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并不常见,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也不常有,更多的则是相处后的相知相许,患难后的携手白头。正如诗经所说,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往往,执子之手易,与子偕老难,多少情都逃不过茶米油盐姜醋茶的计较,逃不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淡,而经过生活历练的情,才是爱。  
再如纳兰所写,“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人生很多事,也并不是一开始就注定的,纳兰年少时,第一段恋情并非发妻卢氏,所以新婚后的一段时间,纳兰对卢氏在感情上是排斥的,他很难接受这个父母安排的从未谋面的妻子。  
卢氏面对这样一个冷冰冰的丈夫,没有怨怼,更没有放弃,她小心翼翼收拾起丈夫对初恋情人的思念,把丈夫的生活起居照顾得十分周全。所以,才有后来“绣榻闲时,并吹红雨,雕栏曲处,同倚斜阳”的烂漫,“赌书消得泼茶香”的醉人时光,也才有“当时只道是寻常”的悲叹。  
如果时间可以停滞,我更愿意相信纳兰和卢氏一直在暖阁赌书泼茶,不曾离去。有时我甚至会想,他们赌的是哪本书?喝的是不是桐木关红茶?虽不可考,也不用考,不管是不是我个人一厢情愿,但在装满柔情的暖阁内,初冬小雪,红梅斜倚,才子佳人,绿茶略显清薄,白茶较为淡然,青茶不够浓郁,黑茶则太过厚重,黄茶的黄叶黄汤不够应景,只有红茶,而且要是桐木关那散发着松烟香、桂圆味、汤色明亮的红茶才最配。  
说来,正山小种缘起也非命中注定,不过是异常机缘巧合而已,不刻意,不经心,随缘而生,随缘而长。  
明末一个战乱之年,正值春茶采摘的季节,有一支军队路过驻扎桐木庙湾,村民纷纷进山避难,已采摘的茶青没有来得及制作,第二天发现,已经发酵。为了挽回损失,茶农以当地马尾松干柴进行炭焙烘干,并通过增加一些特殊工序,以最大程度保证茶叶成份,中国红茶就这么诞生了。恰是这无心之举,成就了桐木关红茶独一无二的松烟香和桂圆味。  
但中国红茶的成长也并非一帆风顺,当时当地人习惯饮用清茶,这种“做坏”的茶备受冷落,直至清末时,一位荷兰商人发现了它的价值,高价收购,传入欧洲,才逐渐成为英国下午茶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著名英国诗人拜伦在其长诗《唐璜》中写道:“我觉得我的心儿变得那么富于同情,我一定要去求助于武夷的红茶。”至此,中国红茶风靡欧洲。随着热度的增加,在茶市上仿制和冒充武夷茶已成为一种风气。为了形成区别,桐木村及附近产区的红茶才有了正山小种这一名字,意为正宗原产地红茶。  
英国诗人拜伦  
在英国,当下午茶遇上正山小种,也成了爱情。虽说这或多或少有开玩笑的嫌疑,但是确实与爱情不可分割,或者说表面上看起来像爱情。17世纪,葡萄牙的凯瑟琳公主嫁给英国国王查尔斯二世,其中一份重量级的嫁妆,就是来自中国桐木关的正山小种红茶。  
宴会上,凯瑟琳公主端着一杯色泽红艳、香甜可口的正山小种红茶,那份优雅、神秘吸引了整个皇室贵族,从此,英国上流社会深深迷恋上了如爱情般香甜的正山小种红茶。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也是英式下午茶的追随者,于她而言,下午茶绝不可少,就算出宫巡访,也会随身携带红茶和茶点,这是融于骨化于心的细腻优雅。  
凯瑟琳公主  
我想,爱情,除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的痴念,除了“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坚定,还有包容和相濡以沫。  
在我看来,正山小种红茶正是如此,它从不强求任何一个人去适应,在不同的喜好面前,它可以不断调整自己,清饮或调饮皆可,牛奶或糖都接纳。在正山小种的茶汤里,我感受到的永远是细水长流、不急不缓、浓淡皆宜,爱情不正如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