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新闻

令狐冲因一杯清茶,遇见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任盈盈

作者:柬埔寨东方明珠    发布时间:2019-06-28 15:20     浏览次数 :

[返回]
【柬埔寨东方明珠国际】“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令狐冲缓步走进竹林,只见前面有五间小舍,左二右三,均以粗竹子架成。一个老翁从右边小舍中走出来,笑道:“小朋友,请进来喝茶。”  
令狐冲随着他走进小舍,见桌椅几榻,无一而非竹制,墙上悬着一幅墨竹,笔势纵横,墨迹淋漓,颇有森森之意。  
桌上放着一具瑶琴,一管洞箫。绿竹翁从一把陶茶壶中倒出一碗碧绿清茶,说道:“请用茶。”令狐冲双手接过,躬身谢了。  
在《笑傲江湖》里,令狐冲爱酒,他却因为一杯清茶,遇见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任盈盈。  
从此,魔教圣女爱上了华山弃徒,谁的柔情为谁牵挂?谁在江湖执剑天涯、快意恩仇?谁又摒弃一生浮华、只愿笑傲天下?  
一入金庸深似海,从此江湖是清梦。我想无论什么年龄阶段的朋友,在金庸先生的江湖里都能寻得自己的一片天地。  
“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聚、散了又散,人生离合,亦复如斯”。如今,斯人去,江湖远。唯有以文为念,来铭记内心深处那份侠与豪情。  
我们爱金庸先生笔下的江湖侠客,也爱那风花雪月的武林江湖、逍遥乱世,则知金庸先生的江湖与爱情离不开茶。  
《飞狐外传》程灵素招待胡斐、钟兆文时在茶水中放了“醍醐香”的解药。  
《白马啸西风》天下冰雹,苏普和阿曼在计老人家喝到了红茶和羊乳酒。  
《射雕英雄传》郭靖和黄蓉初识,要了四碟精致细点,一壶龙井。  
《神雕侠侣》小龙女和杨过练的武功,有一招就叫“扫雪烹茶”。  
《倚天屠龙记》赵敏将张无忌等明教高手请到绿柳山庄,用的是西湖龙井招待。  
《天龙八部》段誉初出江湖,上无量山,是普洱大茶商马武德带他去的....  
金庸先生妙笔生花,一杯茶,一段欢叙,或许就是人生的转折点,金庸先生的江湖离不开茶,是因为他是好茶之人。  
除了自己的武侠小说,平日里还有来自家乡的各种绿茶相伴身边,金庸先生常常沉醉于书香与茶香之中。如有好友来访,他会用家乡绿茶或上好龙井热情款待,以茶会友,品茗论道。  
金庸先生于2003年起组织“金庸书友会”,并在西湖畔创办金庸茶馆。“金庸茶馆”是一个当今”江湖”上各路“英雄”拍案叫好的侠士聚会地,据说当初每年金庸先生都会到那坐坐,喝一壶上好的龙井。  
金庸先生为浙江省新昌县名茶大佛龙井题字  
我们在金庸先生的江湖中听碧海潮生,看江湖月明,有天下英雄与你共饮,领略侠客的茶味人生。  
诗人以茶代酒,心境或落寞或静雅,一杯清茶,足以解忧。  
侠客以茶明志,笑傲江湖,不为外界众多纷扰所累,爱恨情仇皆掌握在自己的剑中。  
隐士高手超然世外,就算天地悠悠、知音难求。亦可赏梅融雪煮茶,一曲高歌品茶悟道,“天地不仁,万物皆为刍狗”。  
在武侠小说的江湖中,茶文化与大侠、道长、隐士等看透人间疾苦、淡泊名利、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观念不谋而合。  
茶的出现是一种标志,是腥风血雨江湖斗争中的一抹清净。与茶相伴的那个角色,定是带着隐然于世的侠客情怀而来。  
无论在小说里,还是人们的现实生活中,茶同虚构的武侠世界和当下的实际社会莫名融合,从古至今,茶已入骨。  
茶文化穿越历史人文,经过沉淀洗礼,品性越发清晰明朗,它完美与我们中国人性格特质契合,平和、包容、质朴谦逊、平常入世、不随波逐流。  
在《庄子》中“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的江湖是指江河湖海。  
陶潜一诗中:“良才不隐世,江湖多贱贫。”的江湖是指隐士的居所。  
范仲淹在《岳阳楼记》中写到:“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江湖是远离官府和权势的地方。  
那究竟什么是江湖?  
一台茶席,两盏青茗,几抹茶韵?有茶的地方,少了武林江湖中的尔虞我诈,多了一份人性包容的光辉,再加上几许豪情和超然世外的情怀,有茶的江湖,让人更向往与怀念。  
“水温雅,人温雅,古今幽情一杯茶”。  
金庸先生的这句话,概括了源远流长的中国茶文化哲理,也道出,人生需要激情的碰撞,也应该如茶般笃定与淡然。  
金庸先生的江湖离不开侠,侠客离不开剑。  
茶,穿梭在侠客的刀光剑影、爱恨情仇之间,潇洒自如,见证着江湖上诸多的不平事、千古情、爱与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