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新闻

旧时光渐行渐远,情愫却越植越深

作者:柬埔寨东方明珠    发布时间:2019-06-26 15:04     浏览次数 :

[返回]
【柬埔寨东方明珠】开至荼蘼花事了,而我眼里,花事从未了,只不过是变幻了姿态,调整了气息。朝露饮夕月闭,就这么年年岁岁的开着,自然从容,无畏亦不惧。  
一月兰慧芬芳,二月杏出桃夭,三月杨花入水,四月风动荼蘼,五月榴花艳眼,六月莲心解语,七月紫薇影媚,八月桂花色浓,九月秋菊浸月,十月月季花长,十一山茶漫漫,十二红梅香幽。  
记得,奶奶家门前有一个鱼塘,养着鱼,种着藕,还有随风而来的浮萍和凤眼蓝,凤眼蓝俗称水葫芦,奶奶经常对我说,不要看小看了这水葫芦,生命力极强,有风有水就能活,还可入药,有凉血解热之功效,儿时的每一个暑假基本都在那里渡过。  
采一朵莲,掐一株凤眼蓝,扑一会蝴蝶,戏一会蜻蜓,听着奶奶絮絮叨叨。曾经的曾经,也有一个少女,她兴尽晚回舟,误入了藕花深处,与莲深深缠绵。而我,却每每还未尽兴,就要告别,离别时失落感不禁油然而生。现在想来,那便是最简单无忧的日子,亦是最怀念的一段时光。  
长大后,我鲜少回去,一则奶奶年岁大了搬到县城里与我父母亲同住,二则受工作所累时间上不允许。说来,记忆这个东西真是奇妙,虽然旧时光的轮廓渐行渐远,然而情愫却越植越深,越刻越重。  
于是,我养了几株睡莲,虽不及整片莲池那样开阔,却也小雅精致。观赏她的姿态不知不觉间成了一种习惯,她圈着身躯半个头露出水面的样子是青涩的,她舒展身躯在瓷盘里撑起朵朵碧油伞的样子是活泼的,她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样子则略显娇羞,而现在她已亭亭,恰是最美的时候,更惹人怜爱。  
晚风徐徐,吹动窗帘,拂过莲身,微微一动,清静幽柔的气息便是她的给予我的一切,我庆幸,自己不是无缘的那一个,没有来得太早,也不是太迟。  
路过街角,看到荷花总会情不自禁买上一些,燕者插入铜壶间,余下的洗净做荷花羹。银耳、莲子提前泡发,荷花切丝,再备好枸杞、桂圆、冰糖,银耳、莲子、枸杞、桂圆同时下锅,煮至粘稠后放入荷花、冰糖,冰糖化粒为水,起锅,盛入玻璃碗,可热饮也可放凉了喝。我比较喜欢凉的时候喝,觉得与莲淡薄清冷的品格更相宜,当然,滋味也较为清爽。  
近日,想起《浮生六记》里的芸娘可爱的模样,一时兴起,竟也想着效仿将那荷花茶制上一制。没有就池沼中的条件,则用新鲜刚采摘下来花蕊略破的花苞,以手指拨开,用纱布包裹明前绿放入其中,再用麻绳扎缚固定,经一日夜,就能开瓣喝茶了。初尝时,荷花味似有似无,不如茉莉花成品茶香味浓郁;再品时,荷花的清香初露端倪;细探时,荷花的幽香与绿茶的清香融为了一体,但花味犹存。  
再过些时日,莲子熟时节,吃莲子,滤出莲蕊泡一杯莲蕊茶,那滋味更让人企盼。莲子生脆、微甜,莲蕊翠绿、苦涩,正如生活,甜里夹着苦,苦里存着甜,各中滋味,浸泡在时间里,酝酿着一个春夏接着一个秋冬,结成了因果。  
挑出莲子后,空空如也的莲蓬,穿着青绿的莲衣,不免让人生出苍凉之感。莲子从生来就长在莲蓬上,他们相互依偎着长大,若是有情,那比起青梅竹马之情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这段情缘割舍起来,怎能不黯然神伤,泫然流涕,即便如此,悲痛过后他们各自还是欣然接受了注定分离的结局,亦如雏鸟长大后离巢,蒲公英成熟后迎风踏上飞翔之旅,以及离家路上怀揣梦想的你我笃定的背影。  
虽然莲子不在了,但莲蓬依然给它留着位置,雏鸟像父母一样翱翔天空,蒲公英将植根的生存之道一代代传递着,你我心灵深处也总有一缕不知由来却无法淡忘的情愫。一切的一切,再次相遇,就会变成一场久别重逢。  
时间,也会将断舍离时浓浓的愁绪煮成茶,一品苦,二品甜,三品淡,却始终回甘。这,也许就是世味清欢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