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文化

遗落茶人视野(下):陈旧茶学有了新可能性

作者:柬埔寨东方明珠    发布时间:2019-06-04 15:46     浏览次数 :

[返回]
【柬埔寨东方明珠国际】亚里士多德说:自然万物为人而生。林奈说:所有的事物,都为人的利益而创造。在洪堡之前,西方的哲学与科学无论取得了多大的成绩,在面对自然的观念上,还是充满了人本主义的狭隘与自私。1770年,一位美国政治家发表文章,庆祝清除了一大片森林之后,被“成功”改善的气候。森林,自然,在当时是落后腐败,需要被大规模人为改造的对象。  
洪堡对此说不。  
儿时的洪堡与母亲  
1800年,洪堡第一次在科学界提出,正是人类的活动造成了对自然界的破坏。森林的价值,是人类享受自然的保障。他在南美洲考察时,在当时推崇“进步”科学的欧洲,提出了生命之网的理念,认为人类需要敬畏自然,自然绝非人类的附庸。整个地球的自然地理,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万物间充满关联,万物互联,是自然界的第一法则。  
这些在当时“退步”的观念,指引着后来人。环保先驱乔治·普尔金·马什说:“洪堡是自然界最伟大的牧师”。达尔文在剑桥大学的最后一年,读到了洪堡的著作《旅行故事》,开始日思夜想自己的探险计划。达尔文踏上“小猎犬”号,读着洪堡的著作,写下了千余条笔记,最终成就了《物种起源》。  
整个十八世纪,西方思想界充斥着自然可以被改造得更完美的想法,认为自然万物为人而生。目睹美洲生态灾难的洪堡,早就警告人类需要理解自然中各种作用力运行的原理,以及事物之间的相互关联,不能为一己之私随心所欲改造自然。但是时人没有理解或理会洪堡的药石之言。直至二十世纪下半叶,全球环境日危,而洪堡的理论又呈现出新的意义。  
洪堡的自然生态思想,中国人并不陌生。《道德经》中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两千年前我们的古贤就知晓天地万物与人类是同一个本源,同一个整体。然而老子,也没有面对过“科学”的凌厉攻势。  
我们赞美古树茶,本质上是赞美古茶山的自然生态。在流量时代,赞美往往成为诅咒。凡被封为“茶王”、“茶后”的高大茶树,离衰败亦不远。远离人类活动,减少干预。亘古未变的的茶山生态,正在人心与物质的作用下加速崩坏。洪堡的环保思想,我们不陌生,但要去实践,还要靠更加严格的产区保护制度。少盖一些建筑,少一些围观,让古茶园回到本来的面目。  
也许古茶树最深的恐惧,是人。  
洪堡归来  
洪堡的归来以地理学界最为明显,因为作为近代地理学的创始人,洪堡将地理学变成了哲学,奠定了近代地理学的基础。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美国地理史家格兰肯(ClarenceGlacken,1909-1989)即不满地理史家将洪堡仅仅塑造为一位自然科学家,立主发掘洪堡的人文和美学因素。1997年,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地理系设立洪堡讲座,著名地理学家段义孚作为首讲,其题目为《洪堡与其兄:我们时代的一位理想地理学家肖像》。另一位地理名家大卫·哈维在《洪堡传统》(TheHumboldtConnection,1998)的书评中更直言洪堡为其提供灵感,主张重拾洪堡传统。  
时至今日,洪堡的自然世界观已经渗透每个人的意识之中,改变了人类对于世界的认知,当今的生态学家以及环境学者仍置身洪堡的视野之中。不过,洪堡在中文世界的影响多限于地理学界。  
1829年,当洪堡在欧洲功成名就,却仍然三十年如一日虔诚地联系东印度公司,要去印度考察喜马拉雅山脉,遗憾的是对方最终也没有答应洪堡的请求。即便如此,洪堡仍然在59岁取得沙皇皇室的支持,实现了对俄国亚洲部分的考察,其在六个月的时间内行程10000英里,途径658个驿站,更换马匹12244匹,洪堡终于实地观测了中亚的乌拉尔山脉,将亚欧山系与早年的安第斯山脉进行了比对,洪堡最远达到达巴图的额尔齐斯河,并拜访了当时的清军哨所,一窥久闻的中华帝国,但是没有得以深入考察,此为洪堡的一憾,但中国地理学家并未忘记洪堡。  
1959年,即洪堡逝世一百周年之际,政治中飘摇中的中国地理学界仍在《地理学报》专门刊载竺可桢和黄秉维的两篇文章,以示纪念。因为此时的中国地理学全盘师法苏联,民国建立的地理学体系,只剩下自然地理的半壁江山,因此,洪堡也仅被以自然地理学家视之。1965年,候仁之受竺可桢之命,编纂洪堡评传,希望激励中国科学工作者勇攀高峰,因此仍未摆脱以上窠臼。后来,此文受阻于“文革”浩劫,直至1979年,候先生捡拾旧稿,才得以发表。  
爱默生多次告诉周围的人:“洪堡是又一大世界奇迹”。洪堡的好友,伟大的歌德曾与洪堡相处颇久,由衷感慨:“与洪堡共度几天,自己的见识便会增长数年”。  
今天,我愿意向更多的茶人介绍洪堡的思想。他久违的博物学家视野,可以弥合茶科学与茶文化之间的裂痕。重新拾起陆羽的茶学传统,不割裂理性与感性,在科学进步与人文美学之间架起桥梁,互通有无。未来茶学真正的大家,当从此之中诞生。  
我郑重推荐洪堡同乡,德国当代历史学家安德烈娅·武尔夫所著的《创造自然》一书,这是当代重读洪堡思想的最佳著作,中文版翻译精良。在这本书中,我看到陈旧的茶学,拥有了新的可能性。让我们记住洪堡的这句话“那些直接向灵魂诉说的东西,无法通过测量捕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