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文化

推心置腹~器皿的深度可以提升生命的深度

作者:柬埔寨东方明珠    发布时间:2020-04-13 11:57     浏览次数 :

[返回]
    佛教不仅认为一切事物和现象的变化是普遍存在的,而且还认为有其发展的过程,可分为四个连续相承的阶段或呈现为四种相状,所谓“四相迁流”,即生、住、异、灭。
    无常虽是生命的本相,可刹那之间的美与深度却可长存,创作者辛苦创作出来的作品中,往往在其生的阶段注入了非常多的思考。假如我们在器物的存在阶段不去认真体会,不去认真的感知器物本身的深度,那不就是对作者一番心血的万分辜负?推心置腹,去体认器皿的深度,其实也是在认知生命无常的本质之后,对生命深度的一种珍惜。
    要实现这一点,你的这个物品首先要具有这种潜力。
    最近这几年很流行存茶,那什么样的茶有存放价值呢?原材料品质较好的茶才有存放价值。
    时间不是点金的手指,可以把任意品质茶都变成好茶,品质差的茶即使存放年头再久也意义不大。
    器物也是如此,粗制滥造,没有设计内涵和思想的器物没有沉淀的潜力,你想挖都挖不出来。
    如果你想寻找这样的审美情趣,那就很有必要对你的器物进行慎重的挑选。首先你要了解它的制作者的背景,制作者的设计思考,制作者的审美情趣。其实某种程度上,和器物的交流,也是和作者的间接攀谈。与器物的共情,也即是与其创作者的共情。
    欣赏器物的核心要旨有两个:
    一是同理心的培养;
    二是要做好鉴赏前的功课,要对作者其他作品有了解。
    这样才能深刻领会到作品背后的创作者的创作意图,要理解创作者的构思,和表达的手段,才算是真正读懂了作品。
    目明的茶人是
    美的侦探
    情感的猎手
    思想的透视镜
    成住坏空~异灭该来还是要来
    没有永恒存在的事物,只有永恒存在的灭亡。我们阻止不了器物的破灭,毁坏或者残缺,但我们可以欣赏残缺。
    雕塑大师罗丹就喜爱把“丑”的东西引入雕塑设计之中,残缺、破碎、非对称的,粗糙的外表肌理则是他作品的代表性特点,也因此树立起现代主义的创作方式。罗丹在完成《巴尔扎克》时,曾问学生们,雕塑最美的部位是哪里?学生回答“那双手最美”。罗丹毅然走向雕像,砍掉了那双手。这恰是大师用心良苦之处,这座雕像的手很美,但它会使人的注意力分散,破坏作品整体观感。没有手的雕像,面部精神被凸显了出来,在月光下好像独自整夜在行走、思考。
    器物的破损是无常的,接受无常,欣赏残缺,这是一种高级审美。损坏的茶器虽说可能无法担任它现有的本职,但或许又可以开发出新的功能,新的用途,这个就需要目明的茶人,去仔细观察与推敲,尝试,反复,比较,让残缺器也可以焕发新生,而不只是简单的丢弃。
    一期一会~一生只相遇一次
    这个词来自于日本茶道。“一期”表示人的一生;“一会”则意味仅有一次的相会。百多年前大将井伊直弼诠解道,“茶会也可为‘一期一会’之缘也。即便主客多次相会也罢。但也许再无相会之时,为此作为主人应尽心招待客人而不可有半点马虎,而作为客人也要理会主人之心意,并应将主人的一片心意铭记于心中,因此主客皆应以诚相待。此乃为‘一期一会’也。”人生及其每个瞬间都不能重复,战国时的茶人没有我们现在这样便利的交通条件,可能一辈子也只能见几次,如果碰上战争动乱,可能刚喝完的茶,也就是人生最后一碗了。
    茶人之间的相处是如此,我们与器物相处过程中何尝不也是如此呢?君为主,器物为客,又何以知这次就不是一期一会呢?常常一遍茶事过了,转移清洗的过程中,就无意打碎了。无常是遍及生活中的时时刻刻。
    倘若我们也以一期一会的待客之心,也付诸于器物相处,时时珍惜共同相处的时光,那器物所带给我们的快乐不是更加有深度吗?
    以客之礼待之,其实就是一场修心修行。修什么?修我们作为主人的共情素养。
    固物若能体其喜悲,人际自当共情无碍。
    【柬埔寨东方明珠】无常是生命的本相,如若能深刻认识到这一点,那我们更应该对茶事生活的点点滴滴,倍加珍惜和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