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文化

只愿见到岁月美,倘若听见茶声然

作者:柬埔寨东方明珠    发布时间:2019-08-22 14:20     浏览次数 :

[返回]
【柬埔寨东方明珠】风轻云淡、花香扑鼻的季节,适合运动也适合饮茶。在挥汗如雨的奔跑,逆风而行的行走之后,享受一杯清茶的慰寄,静听一曲云水之谣,坐看云卷云舒,静待繁花满枝,便是幸福满心了。  
当晨曦阳光布网一般,丝丝缕缕笼罩四野,满眼的翠绿和斑斓,醉人的柔风吹过,敞开慵懒的怀抱,徜徉在行走的旅途中,心情也会激扬澎湃起来。  
走过花香弥漫的山坡,沿着缓缓流淌的河水前行,天上彩云飞舞,地上我们欢快的奔跑,倏地一低头,云彩落到了河里,随水波荡漾起来。  
山野间,林木郁郁葱葱,葳蕤繁盛,鸟鸣雀跃,远山如黛。半山腰,青砖砌筑的院落,红色的木门有些斑驳,轻叩一对光可鉴人的铜门环,发出清脆悦耳的清音。郊游者们欣喜不已,推门而入小憩于此。 
 
长亭、小桥、荷塘沉睡在郊外的宁静中,竹林间炊烟缭绕,雾气袅袅。农家院客人少,或轻谈、用餐、品茶。我们在荷塘边休憩,徒步行走了好久,已是汗流浃背,饥肠辘辘了,只是运动令身体持续释放能量,看上去个个脸颊红润,精气神十足,农家乐里的美味饱腹之后困乏袭来,友人神秘的从背包中拿出茶罐,原来有备而来,要饮茶解乏。  
掏出老白茶,向农家要来山泉水、茶具,准备煮水投茶。白茶很香,因制茶时不揉不炒,不杀青,优质的芽叶细嫩饱满,存有白茶天然风味,茶香高扬馥郁。在新茶时,茶香鲜爽清新,存成老白茶后茶香甘和沉稳。开启它的瞬间,张扬的茶香迸发而出,四处飘逸,人便醉在茶香里。  
要泡出一杯好茶并不简单。泡茶一般用纯净水,新鲜的活水沏茶也好。宋代王安石对三峡之水泡茶十分有见地,认为泡阳羡茶时,上峡水性急,泡茶味过浓,下峡水太缓,泡茶味太淡,中峡之水缓急适宜,泡茶味正好。我们用山泉水性活甘甜,十分滋润。沏茶的水温有讲究,花茶、白茶大约85度左右的沸水。  
泡茶前,温杯烫盏,拿烧开的水烫茶具,以便茶味能很好的挥发。关于润茶,外形紧实的茶叶如普洱、黑茶润茶最好,能去除浮尘。绿茶、白茶不宜润茶,因茶叶细嫩揉捻充分,润茶会让营养流失。  
开始泡茶了,放入适量茶叶,将沸水沿壶壁缓缓注入,不直接触碰茶叶,水线粗放茶香释放。  
当纤细的茶叶与水相溶,茶香层次变幻,似花香拂面,清浅曼妙,沁入心脾,甜美的、浓郁的、清雅的,波澜起伏的变幻。茶汤晶莹,清澈透亮,浅尝一口,细滑爽绵,满齿留香。  
庭院深深,荷塘水清,花开正盛,洒满点点碎光,藤枝蔓叶绿了屋檐。高树临水,倒影清清,忽儿风乍起,惊落叶上雨滴,池中漾起点点涟漪。花影上墙,素心一枚,茶盏一对,听风、饮茶、发呆,陶然忘己。袅袅茶香,久久徘徊,惹得风来坐,云来卧,生活瞬间成了一首好听的慢歌。  
突然想起一首田园小诗《夏昼偶作》“南周溽暑醉如酒,隐机熟眠开比,日午独觉无余声,山童隔竹敲茶臼”。夏日午后,诗人伏案而眠,一觉醒来,万籁俱寂,远处传来山童的捣茶声,仿若来自另一个世界。  
此刻的我也仿佛游走在茶的诗意中。汩汩沸腾的茶水,茶香萦绕,四周寂静,微风绕庭,举杯啜饮,润心舒坦,凉意袭来,香气拂鼻,闭目凝神,周身每个细胞都在舒展,身体轻盈如凌空飞鸟,漫步云海曼妙神游。困乏已在九霄云外,茶香浸体,如身临仙山,正是卢仝《七碗茶》中说的境界:“四碗发轻汉,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  
徒步、奔跑,热血沸腾,一杯清茶抚慰人心,唤醒一切,平复一切。茶中咖啡碱持续作用,敏感的神经,舒缓起来,心态从紧张到达平静的彼岸。身心舒畅,思绪翻飞,灵感乍现,一切事物在脑海中美妙起来。杨绛先生说:“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这不正是饮下一杯茶后的感受吗?  
莫泊桑在《一生》里写到:“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的那么好,也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糟。”生活是不易的,生活也是美好的,有时我们需要的是一双发现美的眼睛。静听茶声,倾听心声,用生活的碎片拼出完美的人生。一杯清香的茶,洗涤着灵魂,凝神静品,似苦似甜,人生百味便在其中。如果说运动燃起你对生活的激情,那么一杯清冽香醇的茶或许会开启你发现生活之美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