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文化

她制香技艺背后的幽思与深意

作者:柬埔寨东方明珠    发布时间:2019-08-22 13:55     浏览次数 :

[返回]
【柬埔寨东方明珠】她本该生活得平静而自由,却为了报仇不惜与狼为伍,处处惹事生非。然而,闻染赴死前的一番话,却道出了自己的梦想,也说尽了制香技艺背后的幽思与深意。  
长安,长安县,西市。乍暖还寒时节,阳光却灿然温暖。此时的长安城上空万里无云,看似岁月静好,背后却暗流涌动……  
要问长安制香技术哪家强?不得不提起「闻记香铺」,香铺主人闻无忌之女闻染常用的「降芸神香」,在剧中多次出现。  
其香味「浓烈犀利,闻之难忘」,那么作者马伯庸笔下这款香的原型会是什么香呢?  
唐朝香事的繁盛,除广为贵族喜爱的沉香外,降真香、玄参、芸香、藿香、郁金、甘松、乳香等均是常用的香料。  
其中「降真香」,也叫「降神香」。和《长安十二时辰》中关于「降芸神香」的描述十分相似。  
闲暇时,唐玄宗曾与亲王弈棋,他的妃子立在前面观看,宫廷乐师贺怀智在一侧用琵琶奏乐,以佐清兴。  
微风把贵妃的丝巾吹落于贺怀智的头巾之上,贺怀智回到家后,仍然觉得满身都是香气,于是把自己的头巾藏在了锦盒之中保存。很多年过去之后,那头巾上的香气依然久久不散。  
唐懿宗的女儿同昌公主乘坐的七宝歩辇,歩辇的四角缀有「五色锦香囊」,内装辟邪香、瑞麟香、金凤香,都是外国进献的贡品。  
其中还杂有龙脑金屑,同昌公主每次乘坐这具歩辇出游,都「满街流芳」。  
咸通年间,崔安潜去宰相杨收家中做客,见客厅台盘前置一香炉,烟出成台阁之状。  
但崔安潜却闻到了另一种香气:「似非烟炉及珠翠所有者」。不是平日的寻常用香,和女性佩戴的香气也不同。  
于是崔安潜四下顾望,好奇到底是什么。杨收见他这样,问明原由后,命仆人取来,呈到崔安潜面前说:「这是罽宾国香」。  
中国自汉代至唐代,罽宾均指卡菲里斯坦至喀布尔河中下游之间的河谷平原,有西域之称。《太宗实录》上记载有罽宾国进献拘物头花,它散发的香气数里地内都能闻到。  
据说,柳宗元收到韩愈寄来的诗,先用蔷薇香露洗手,焚一炷玉蕤香,才展卷拜读:「大雅之文,正当如是」。  
世间百味,「香」总是人们的天性之好。从古至今,这十分有情趣、又有仪式感的过程,是文人雅士表达相惜相知相敬之情的一种彼此尊敬。  
当不愿与污秽同流合污的屈原咏叹:「扈江离与辟燕兮,纫秋兰以为佩」,把各种香花香草佩戴于身,以表达自己高洁的情怀、不俗的情趣。屈原这一句以香明志,使整首《离骚》萦绕着浪漫的芬芳,传颂着善美的品质。  
而温庭钧的《清平乐》中:「凤帐鸳被徒熏,寂寞花锁千门」,表现的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寂寞和徒然无望的等待。  
当那些藏在诗文中的香事,为我们折射出历史人文的倩影,使我们当下的生活也可以感受到那一词一句飘散出的绵绵静香。  
在《长安十二时辰》剧中,闻染常用的「降芸神香」还被赋予了特别的意义。  
「降芸神香」在不同人身上使用会出现不同的效果:有的人回忆起了内心深处最恐惧之事;有的人则起到了自我暗示和自我和解的促进作用。  
也许「降芸神香」引发的「回忆」,未必是事实本身,而是人心导向的结果,「降芸神香」不过是一份希望的载体,一种精神的寄托。  
常常使用「降芸神香」的闻染,是剧中张小敬和龙波守护的「梦想」。  
闻染之死,是梦想之死,是理想的坍塌,也是美好的碎裂。  
眼睁睁看着理想已死,张小敬是否还会愿意坚守自己那份赤子之心呢?  
只是,闻染最后对张小敬说:「你要替我活着。」  
「你道香是什么?那是一个人,向别人表达善和美,隐藏缺陷的心意。」闻染留下的那一抹香魂,或许是让张小敬坚持下去的最后一丝曙光。  
《长安十二时辰》的故事终将落幕,回归现实生活,我们依然可以思考:「香」,到底是什么?  
「香」,应该是一种启示,离我们并不遥远,让我们忆古思今,只要你愿意尝试,中国人的这缕香脉,即使气若游丝,也终究不会绝断。  
如果人与人彼此之间,都能够借助气味相投,助益交往,那么善意美好的梦想彼岸,我们终将抵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