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文化

独属于西港人的自然哲学美意,也能折射光彩

作者:柬埔寨东方明珠    发布时间:2019-07-08 15:36     浏览次数 :

[返回]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六月节……暑,热也,就热之中分为大小,月初为小,月中为大,今则热气犹小也。”  
昨日节气小暑。气温刻度不断攀升,酷热熨烫万物,骄傲地“破坏”一场雨后的清凉。  
暑热,让人像锅里的粥,慢慢熬,熬到没脾气。虽然这锅粥是如此难熬,但在苦熬中品赏自然风光,也有无穷乐趣。  
夏荷此刻就开得灿烂,苦夏温风至,携着一丝荷香而来,清逸脱俗予人清新。街天的莲叶,与蓝天白云相衬,这是夏日独有的清丽画面。  
这一亩方塘的荷,似一剂绝妙的调味剂,添入少许,这锅“粥”便美味了。而真正的美味,方要入口才显真实。  
因荷得藕  
在民间,有小暑吃藕这一食俗。小暑最新鲜的藕,消暑清热极佳。  
荷花的种类繁多,可总的就分为两大类可观赏的和可食用的。说到我们吃的藕,有人就会问了,我们吃的莲藕到底是茎还是根呢?其实这个问题不难,弄清楚荷的构造,不难发现,我们所吃的莲藕,就是荷的茎,莲藕上有的须须,那才是荷的根。  
雪白如玉的莲藕,很难想象是从黑黢黢的泥沼中长出的。莲藕出于淤泥,脱离了淤泥,又获得了一个新的名字“玉玲珑”。  
妙手藕得  
“玉玲珑”这个名字,私以为与藕还蛮相配的。藕作为一种蔬菜,所含淀粉丰富,营养价值及药用价值极高,同时它还是一种饱含了人工劳动的自然食材,每一节藕,都要靠人力来挖,而挖藕又是一项极其需要耐心和技巧的活儿。  
采藕人通常穿着水裤,穿梭在藕池中。炙热的阳光蒸烤着池面,置身其中的挖藕人宛若游走在蒸笼中,夏季爽口甜脆的藕,来之不易。  
如何在藕池中找到藕,这可是有诀窍的,并不是下水后一通乱摸。  
听有经验的采藕人说,通常看稍微小一点的荷叶下,长藕的时候,越小的荷叶下更有可能有藕。挖藕时则要更加小心,要摸清藕的长势,先掐断藕的前后,一节一节顺着往前摸,才能取出完整的一段藕。藕若是挖断了或是灌进了淤泥失了卖相,就卖不出价格了。  
令人做藕  
鲜挖出的藕,清水洗净,看上去格外有食欲。去皮切片,烧开水焯熟备用,爆香姜蒜末、花椒、辣油放凉后,同米醋、调料一起拌入藕片,搅拌均匀。夏日来一盘凉拌藕片,脆嫩爽口。这样的吃法,最能尝到藕的原味。  
国人吃藕的历史悠久,吃法多样。蜜汁捶藕从唐代流传至今,荷叶粉蒸肉与藕粉圆子则始于清代。关于藕的做法,最家常的就是切成薄片,辣椒、姜片炝锅后,倒入切好的藕片翻炒,调料一加再一闷,出锅满是藕香。  
有做藕夹的,把藕去皮,切厚片,灌入肉馅,过上面糊,入油锅炸至金黄;也有用藕炖排骨汤的,精选排骨肉入锅煮炖,切入藕块,小火慢炖。煮炖后的藕块自然的融入了肉味的鲜美,和自身的软糯搭配在一起,这样的荤素搭配,真是一种奇妙的存在。  
夏季有一道关于藕的清凉甜品,那就是冰糖桂花糯米藕。洗净的鲜藕,削掉一头小盖,从藕孔中灌入新糯米,灌满后盖回原处,上锅加入冰糖红枣蒸制,蒸好的藕切片,撒上桂华碎,藕和桂花的清香融合,空气里满是甜香。可以趁热吃,也可以放入冰箱冰凉后,品出另外一番不同的味道。  
藕长自淤泥,却生得白洁如玉,生出夏荷,结出莲子,莲子落地,又进入新一轮的循环往复。亦如生活。  
暑天的霞光再次布满天际,平凡的一天又落下帷幕。如白水般平淡流逝的时光,在节气的传统美意里,用节气的味道唤醒沉睡已久的心灵,让生活得到阳光的照顾。  
让这份独属于中国人的自然哲学美意,也能折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