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文化

西港厅夏至已至,青梅酒浓

作者:柬埔寨东方明珠    发布时间:2019-07-01 15:49     浏览次数 :

[返回]
青梅酒是一种是用青梅果堆积发酵酿制而成的果酒,口感醇厚,但是由于生产设备和过滤设备的落后,这种工艺生产出来的青梅酒口感独特,却不易保存,沉淀问题也不易解决,所以现在我们喝到的青梅酒还是用新鲜的青梅加入米酒或者黄酒泡制而成,口味绵软,而且可以生津止咳,敛肺涩肠,清热解暑,每日饮下一小盅青梅酒,对身体是很好的。  
在史学家的眼中,青梅酒是历史悠久、文化内涵深远的。早在《三国志》中就有记载:建安5年,刘备“学圃于许田,以为韬晦之计”,曹操以青梅煮酒相邀刘备共论天下英雄,青梅酒及其“青梅煮酒论英雄”的典故由此见于史书。不过我更喜欢另一个说法,就是青梅酒是一种女儿酒,虽然度数不高,却依然醉人,如同那“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诗句,带着点子纯真无邪,也带着点儿甜美浪漫。  
写文之后,认识了很多天南海北的朋友,淑媛就是诏安的女子,所以,我有幸喝的了正宗的青梅酒,微醺之后,竟然突发奇想,想自己做青梅酒,告诉淑媛之后,她笑着说只是已经错过了青梅做酒的最佳时期,只好再等了一年了,倒不如来年四月相约诏安。  
多了期待的日子总是过的飞快,四月,我如约而至,虽然是初次相见,却如同多年的故友。刚刚过了清明节,梅子还未成熟,却是做青梅酒的最佳时期。漫步梅林,翠绿的梅子娇艳欲滴,捏在手里,一股子带着酸味的清香直冲脑门。青梅成熟采摘的日子在四月到五月之间,而做青梅酒的梅子则是要用未完全成熟的为好,所以大街小巷里,都有摆着一篓一篓的青梅在卖。淑媛说,在诏安,家家都是要做青梅酒的。  
其实,一直很喜欢青梅这个词,总是让人忍不住想起青梅竹马四个字,虽然那种带着青涩纯真的小情调,早已经不是我这个年龄去想的了,但是不妨碍我喜欢这四个字后面的那些有关的故事。不愿意让青梅煮酒四个字沾染那些政客之间勾心斗角的风尘,所以便自顾自的杜撰出一段来自江南的韵致。  
结满梅子的树下,阳光淡淡,绿衣罗裙的女子,眉目舒朗,纤细的指尖,轻挑素琴。身侧,小火炉温一壶酒,碧青的梅子摆在青瓷白底的盘子里。年少的女子朱唇轻启,便是一段婉转的吴侬软语。陌上,繁花,风流倜傥的公子恰到好处的转身,折扇轻摇之间,便是神动魄摇,莫道如初见,其实旧相逢。  
在淑媛家的小院子里,我们把翠绿的梅子倒进盆子里仔仔细细的洗,淑媛的小侄儿刚刚六岁,也饶有兴趣的跟着掺和。青梅洗干净之后,捞出来,放在竹编的小筛子里控着水。  
数个大玻璃瓶,也洗干净,还拿吹风机吹干了,然后把玛瑙一般的梅子,一枚一枚摆在瓶子底,加了一把剥了皮的杏仁,把一大瓶子米酒徐徐的注入进去,然后把瓶口用力拧紧,放在眼前的桌子上。再一瓶用了我们济南的泉水酿成的百脉泉,两瓶酒并排放在桌子上,仿佛完成一项大工程一般。  
长嘘一口气,跟小孩子围着桌子看那些青色的梅子在清澈的酒液里沉沉浮浮,心里竟然有一种很欢喜的成就感,我竟然在梅子之乡,用诏安的梅子炮制一瓶属于我的青梅酒,或许下去几周就可以喝了吧。  
转眼回来一个月有余了,淑媛问我青梅酒怎么样了,急忙打开橱柜,看我从诏安抱回来的两大瓶子青梅酒一看,呀,青梅青翠依旧,酒液竟然成了淡淡的金黄色,只是看着那些金黄的颜色着实可爱。寻了个下雨的晚上,给自己倒了一小杯,洗了几粒淡黄色的杏子,切了几角粉红的西瓜,找个小盘子盛了放在眼前,细细的抿一口,入口依然是辛辣的,只是入喉之后有一丝清香,少了几分苦涩。  
听着雨声细细,翻着手边的饮水词,慢慢的,便喝尽了杯中酒,不胜酒力,倚在床上,打开窗子,放了些雨丝进来,一些书中的故事,开始在脑子里杜撰开来。明日,是不是也该给淑媛邮寄一瓶青梅酒呢?南方的青梅邂逅北方的烈酒,生出的却是一缕极其温柔的味儿,想来,她定然是喜欢的。